我的我执

 “某次饭局,隔壁一桌是几个中老年男性,酒过三巡,喉咙发粗,其中一个因为儿子至今不肯相亲,黯然神伤,几乎哭将出来,一个老头发表高谈阔论,为什么高学历人士比低学历人士更难找到满意的对象?我在旁边听着,觉得这种场景似曾相识,它似乎出现在八十年代反映农民生活的电影里,一些农民为了自己种的作物颗粒无收怨天尤人,一些农民喜欢说点刚从电视上听来的新种植理论,但所有农民都希望今年能有所收获,特别是到春节这样的关口,不然即便饿不死人,家无粮仓也足够丢人现眼。

去城里上班的年轻人,想说服老家父母,我并不是你种的庄稼,也不是你养的种猪,不能随随便便开花结果,我可不想为人类繁殖添砖加瓦。但要是想想父母辛苦供子女念书,归根到底,还是希望给子女创造一个好的繁殖环境,让后代拥有更优渥的生活条件。这边闹着说我的幸福我主宰,即便断子绝孙也不沦为繁殖机器,好像也不是那么回事。”

---------以上摘自 腾讯大家 毛利《想反逼婚,先证明你不是废物》

 美国一定是这个星球上发达国家中最庸俗的国家。随处可见300斤以上的巨胖和穿着极不讲究的路人。比起日本和欧洲简直难以入目。这帮人靠着先贤们定下的法律,在自己的圈里吃饱了睡睡了吃,遵守规则,纳税,除了橄榄球赛和nba什么都不关心,他们不知道中国在地球的什么地方,只知道很远。不管是机场还是超市,都有提供给巨胖们的电动车,方便他们坐着移动自己。这种体重,多走几步膝盖骨大概就要碎了。

我在一个叫甘村的小城住了一个月。语言不通,没有车。所以感觉与坐牢无异。
来之前一直觉得倒时差是个神奇的事,我以中国时间活了30年,怎可能反过来生活。没想到半个月后,时差感几乎全部消失。我和丈夫开始自己做饭,搭他同学的便车去买菜,是的 在美国没有车菜都买不到。他们水果很多,有的好吃比方说芒果香蕉,有的完全没味道比方说草莓苹果。我猜这是药剂的原因。街上常看到流浪者,听说有的人并非不能过正常生活,是故意要去流浪。也有的是因为别的什么。但听来听去,都觉得不如中国人民过的残酷就草草放弃自己的人生去要饭,让国人情何以堪。

比较有趣的是高速公路上,如果看到大房车拖着一个轿车或着游艇之类的什么鬼。开车的十有八九是一对白方苍苍的老夫妻。美国人流行这样。退休后卖掉房子,买个房车周游全美,最后找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方,卖掉房车,买个房子安度晚年。开车的年纪不下70到80。据说美国人90岁都能开车上高速。美国人民比中国人民彪悍很多,这是个事实。

有一天我和丈夫在路上闲逛,一个流浪的老头大声冲我们喊。表情严肃。我不知道他在喊什么,丈夫一向紧张街上的流浪汉,草草应付了几句就拉着我走。后来他告诉我那老头说,“你付钱来接受教育,但你什么都得不到。”其实很有道理。这话大洋彼岸的亿万父母是不肯相信的。几乎是我也不能苟同。但我并不知道如何有力反驳。

我们生而为人,四处漂泊,一年一年长大接着老去。什么决定了我们生而为人的成败,难道是学历,钱或者是名声。还是父母的期望,繁殖后代。我想我至少不是个内心空空如也的人。年届三十,走过许多地方。看周围的人,无不越来越活的像他们本真的自己。浮夸的浮夸不会介意别人的羡慕嫉妒恨。保守的保守,不会介意自己欲望天人交战的痛苦。疯狂的疯狂,不介意贫穷孤独。我相信这些人周围一定围绕着很多人在对他们说,你应该这样应该那样。这样你才可以找到好工作,有好收入,有房有车,结婚生孩子,你才过好了。但心理学家又说,这叫从众心理,只有和大家一样自己才不会变成一个异类,才会有安全感。经济学家说,这种普世观念拉动GDP,让大家可以盲目的把自己的一生投入到无尽的房车娃的三座大山之下。

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讲,活成个什么样才像自己仍然是个还在计算的问题。所以我不能肯定的给任何人一个准确的答复,我到底要在哪定下来,买不买房子,几时生孩子。不过我想,做一个自由独立的人,一定比有钱成功,比有名成功,比高学历成功,比活在父母的表扬下成功。这些在佛家来看都叫我执,都是苦。心之挂碍。你看重什么必为之而苦。我丈夫相较之下倒是个放的开的人。不论我和他说什么,他都说好。好像毫无挂碍一身轻松,我一直对他的这个天性羡慕不已。不过我还是要留着我最后的我执去寻找独立和自由。

以前有个同事告诉我,钱能买到的最奢侈的东西是自由。因为这句,我真心拜他为师。后来我就辞掉了腾讯的工作开始四处飘。后来我发现钱反而更多。所以,用句最熟烂的话做结,梦想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还有钱花呢?


评论(14)
热度(204)
  1. Serendipity纹银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闲敲棋子落灯花
  2. 思想的阁楼纹银 转载了此文字

© 纹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