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以后

回国两个多月 各种长见识 会用滴滴打车了 会用微信支付了 会用饿了么 这些国外没有的一切 让我觉得很开心 然后认识了好多新朋友 有的一见如故 有的半句多余 然而都很好 各种各样的人 是我熟识的国度 亲切又吊诡的感觉 充满生机 又时时伴随着压力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一种大无畏的勇气 有孤绝而优美的姿态 我总是容易被这种感觉触动 所以我喜欢看起来不那么美好的事 不那么容易的事 好像画画 ...

悠长假期

多年前在国内偶然认识一位在英国留学十多年的小哥。据说回国的时候因为中文已然不行,十分别扭的熬了半年。终于能重新把母语说利索了,但接电话讲英文仍然显得更流畅许多。当初我十分不解,为什么在英国呆的上好,工作也并不发愁,还要辞工回来上海。他说了几个理由,我也觉得颇为不能成立。毕竟国内情况在我看来势如水火啊。彼时我还想着要努力学英文,因为当时在外企,办公室都是外国人,沟通是个问题。在那里工作的中国同事也非常关注出国工作的事。

没想到几年后我在美国度过了近半年多的悠长假期。结合当时外国公司工作的体会,虽众人都告诉我在美国找工作没问题,但想想还是回国算了。加之肩颈开始出问题,举目四望想在美国找个推拿师傅...

时间会淘汰一切投机的 侥幸的人 不管是培训机构 学员 还是所谓行业大手

最近因为转了个知乎关于培训被坑的帖子 被那个惹了众怒的培训机构隔三差五骚扰一下  发个私信 什么的 每次都用小号 不用自己官方id 怪里怪气  你要挂出来 他就说 那不是我们的人发的 是竞争对手机构黑我们的 但是不敢用大号来沟通您就已经够掩耳盗铃了好嘛

算了

关于培训 本来是不关我的事 我也从来没打算搞培训 只不过老有人来问我 哪个班好啊  该不该去啊  什么 20好几工作几年想转行的 ...

我的我执

 “某次饭局,隔壁一桌是几个中老年男性,酒过三巡,喉咙发粗,其中一个因为儿子至今不肯相亲,黯然神伤,几乎哭将出来,一个老头发表高谈阔论,为什么高学历人士比低学历人士更难找到满意的对象?我在旁边听着,觉得这种场景似曾相识,它似乎出现在八十年代反映农民生活的电影里,一些农民为了自己种的作物颗粒无收怨天尤人,一些农民喜欢说点刚从电视上听来的新种植理论,但所有农民都希望今年能有所收获,特别是到春节这样的关口,不然即便饿不死人,家无粮仓也足够丢人现眼。

去城里上班的年轻人,想说服老家父母,我并不是你种的庄稼,也不是你养的种猪,不能随随便便开花结果,我可不想为人类繁殖添砖加瓦。但要是想想父母辛

久闻吉卜力 期望太久真看到的时候反而不激动了 感觉一个牛人的梦想成真是无数人牺牲自我的努力一起营造的 大家都背负各自的命运 很难相信这种成功背后的努力和牺牲像这个美术馆那般唯美浪漫 看到很多孩子开心的笑 年轻人对每一间展厅赞叹不已 那一罐罐的铅笔头 一摞摞稿纸 亲 那可不是宫崎骏一个人的杰作 但这间屋子 风格统一的像只住过他一个人 统一高效背后往往住着法西斯的灵魂 不管别人多开心 我只觉得这满屋都是卡哇伊道具 稿纸 人偶的城堡...

不为任何一处港湾停留

事业百般折腾生活才能多姿多彩向光向好 日本工作还有一周就结束了 一再说 这是我自07年毕业工作以来 最舒服最顺利最无可抱怨的一段工作经历 几乎没改过作业 也没有强制加班 感谢Applibot 公司的尊重与信任 这种宽松理想的环境下 离职完全是出于我个人的爱折腾 走之前尽量把东京看够 喜欢这个城市 不过为了保留这个近乎完美的印象 我还是早点离开你吧

我知道你们都希望所有牛逼的人都是男性

我的帖子 凡透露性别信息的 必被回帖 “你居然是女的!”无一例外 甚至发结婚照 都有人认为我丈夫才是纹银 我的个人资料从不隐瞒性别信息 但这个万年无法消除的性别惊讶贴跟鬼一样 持续了无数年 这到底是几个意思我也闹不明白 所谓画风像男的 那风格细腻的男作者也多了去了 没见你们认错丫性别 抱歉 我一点都不觉得认为我是个男的这种事算褒奖 我觉得挺没礼貌的

在火熊的一次访谈

http://cgartt.com/zhuanti4158.html

我个人认为一个设计能力强,适应能力强,有基于市场又高于市场的商业追求是一个游戏美术的本分。画技精湛,有自己独特的审美观念和绘画语言是他的光荣。做好前者是一个优秀的从业人,兼顾两样是行业大师的风范。


关于安心画画的新领悟

很多人说自己的心愿是安心画画 问哪间公司哪个国家可以成全他 为什么要把自己的目标托付给别人? 有谁有哪个国度有义务实现你的理想?永远靠自己 永远只有自己能成全自己的初心 你会发现所有的地方都一样 能不能在不同的环境里不同的人生时段里安下心来 画画 并仍坚持从绘画的过程里体察生活的快乐 到最后也只是你一个人的事

收获少于付出是一种常态 差距太大则是个问题 不管是前者大于后者还是后者大于前者 只不过一般没人会觉得自己得到的太多以至于大于付出

新宿街头艺人

makoto okazaki。每次看到他都惊艳不已

关于legend of the cryptids

今天科普一个 游戏美术行里众人皆知的小知识  

就是介绍一下 我现在工作的项目legend of the cryptids  

这个项目是日本applibot公司研发的一个全球知名的卡牌项目 在行业内尤其知名的原因是 公司非常重视美术质量 故而找了很多全世界知名的 来自各个国家的画家来参与这个项目 不拘风格 

由于公司老板自己是艺术世家出身 非常尊重画师 所以基本上 参与这个项目的画师都认为公司很好沟通 (我已经很久没改过图了 基...

细砂无数,星辰无数,当有一星,发光予吾?

《重逢》

----倪弘毅

紫石竹你叫它是片恋之花 
三年前    
夏色瘫软 
就在这死市 
你困惫失眠夜

夜色滂薄 
言语似夜行车 
你说 
未来的墓地有夜来香 
我说种‘片刻之恋’吧
你在同代前殉节 
疲于喧哗 
看不到后面 
掩脸沉没
你尽有苍绿

© 纹银 | Powered by LOFTER